独立自己作主品牌是FAW最高攻略,FAW骨子里正是

作者: 信息公开  发布:2019-08-16

自主是立足的根基,创新是企业的未来

在潜行多时之后,一汽集团总经理徐建一在北京车展上终于亮出了做实自主的底牌。根据中国一汽发布的全新品牌战略,自主品牌战略是中国一汽的最高战略,三年内自主战线必须明显改观。

面对外界曾经对一汽干自主的种种质疑,徐建一让人们相信,一汽干自主更多的压力并非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自身,而且从来就没有中断过。

两大伞品牌体系正式成型

徐建一说:自身的压力有主要两个:

徐建一称,中国一汽的自主是以体系能力提升为基础,以“品牌、技术、创新”为品牌内涵,并梳理了自身品牌结构。在“中国一汽”集团公司企业品牌下,分为“中国一汽”和“红旗”两个伞品牌。“中国一汽”伞品牌涵盖红旗品牌之外的一汽自主乘用车和商用车。其中自主乘用车产品线品牌包括“一汽奔腾”、“一汽威志”、“一汽夏利”、“一汽森雅”等;商用车产品线品牌包括“一汽解放”、“一汽佳宝”等。“红旗”伞品牌定位于高端乘用车和多功能车,主要包括基于L豪华车、H高档车两大平台系列产品。

一是新中国第一辆卡车解放是一汽自主开发的,可以说一汽诞生于自主,或者叫起步于自主……我的前任一代一代传下来,骨子里就是自主的,所以我们觉得自主事业对一汽很重要,过去一直在抓,这两年我们进一步地把它突出出来了。

这一自主品牌体系的成型,是徐建一上任以来“不顾一切干自主”的初步成果。近年来夏利的换代,森雅的换标,红旗的大众化复兴等,都是塑造一汽自主体系的重要细节。中国一汽是目前中国唯一一家掌握乘用车从A0级到E级全系列和商用车全系列产品自主平台研发能力的汽车企业。

二是一汽并不涉及国家安全或经济命脉,处在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但作为一家央企总得有一个价值,一个不同于其他企业的价值和责任,这就是要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实力的大企业集团,在国民经济发展过程中能够起到支撑或拉动作用,所以,自主创新是必然要求,是一汽作为央企的一种使命。

三年内自主品牌超200万辆

作为央企我们不仅要承担起国有企业政治责任、经济责任、社会责任,更重要的是应该把我们企业核心价值观融汇到我们产品品质当中。应该以人为本,诚信治企,品质承载责任。徐建一坦承:一汽干自主的脚步从来没有停,我回来就点火,不是我搞的,竺延风就开始干。我们6DL发动机搞了四五年;6DM发动机半年就成功了,完全不一样了。我感觉现在一汽具备这种实力,使我们能认真规划未来,我们确实在一汽自主事业上有用武之地了,不光是有想法,关键是能干成事。

在产品支撑上,徐建一表示中国一汽将全面提升自主轿车、中重型卡车、轻型车、微型车和客车的市场竞争力。中国一汽将在“十一五”投资129.1亿元的基础上,再投入190亿元用于自主品牌产品研发。到2015年,中国一汽整车销量将超过400万辆,其中自主比例超过50%。在自主轿车方面,到2012年将在L豪华车、H高档车、M中档车、S小型车4大平台上推出全新及局改车型26个,其中新产品11款,含4款红旗产品。

徐建一明确提出:凝心聚力、统一思想干自主;理清思路、统一目标干自主;科学配置、统一资源干自主。我们已经把自主事业作为一汽最核心事业来考虑,作为必思、必想、必干、必争、必拼、必胜这样一个事业。

中国一汽也将加快新能源汽车发展步伐。2010年10月,一汽插电式混合动力和纯电动车将小批量投放市场。到2012年,按照商品化模式,建立适应电动车生产、营销及售后的服务体系,使一汽新能源汽车具有国际竞争力。

按一些业内人士的说法,徐建一是在“不顾一切干自主”。听起来有点非理性,“想都不想干不成,没有能力也干不成”徐建一回答

干任何一件事情,有两个方面很重要,一个要有意识地去干,第二要有这种能力能干成。你想都不想干不成,没有能力也干不成,这两个缺一不可。

徐建一说,一汽最大的问题在于其实力与包袱一样雄厚。强大的实力,使人们对其自主开发寄予厚望。奇瑞、吉利这样新兴的自主品牌企业都能发展迅速,一汽这样底蕴深厚的大企业就不行吗?但沉重的包袱往往被人忽略。与同样是国有大企业的上汽不同,一汽在相当程度上做的是存量调整——相当于拆迁重建,难度远远大于上汽的增量扩张——在一张白纸上作画。

十几万人的传统企业,从托儿所到小零部件之类的辅业与主业搅合在一起。厂里的决策很多精力是用在孩子升学率不高了、冬天煤气不足了、热水不够了,有一半时间是讨论这个,这类问题涉及一汽厂区内30万人的切身利益及方方面面的关系。不解决,无法轻装上阵;要调整,难度极大。

徐建一说,另一方面,一汽与上汽一样,虽然都是大型国有企业,但实际上在相当时期内并不具备开发一款具有当代国际水准轿车的能力。二者又都有外方合作伙伴,如果像某些自主品牌厂家那样,靠模仿来做大自主品牌,的确不光彩,所以,以往只能靠正规的技术引进来做自主品牌轿车,成本较高,销量大大低于几家主要的自主品牌厂家。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一汽和上汽自主品牌轿车的品质出类拔萃,显然是得益于合资企业的溢出效应,而正是通过国际合作,一汽和上汽都在不断而扎实地积累着自己的自主开发实力。

回过头来一个问题,现阶段深化开放合作和加快自主发展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我们通过合作得到人才、管理、技术方面的知识,对我们自主事业的发展是必要的,也是重要的。所以说在深化开放合作的过程,在我们来判断也是自主发展的过程,但是这里头有一个很重要的把握,就是我们跟人家合资合作的过程当中,切记最重要的要时时刻刻注意培养自己的体系能力,这个非常关键。

要尽快消化、吸收那些关键的核心技术,来提升自己的竞争能力。但是这个过程当中一定要尊重汽车市场发展规律,很重要的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尽快的发展壮大。合资企业在我们身边,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系统的学习机会。现在一汽情况就是这样,我们的班组长都在丰田轮训,干一两年换一茬子;把人员派去培训,就是跟人家边干边学。最方便是全体系的学习。重要的事就是怕考虑不全,我在合资企业工作过,很多干部都在合资企业干过,一汽干部随时随地用到你就调回来。

徐建一认为,通过合作得到人才、管理、技术方面的知识,对自主事业的发展是必要的,也是重要的。但是这里头有一个很重要的要把握,就是我们跟人家合资合作的过程当中,切记最重要的要时时刻刻注意培养自己的体系能力,这个非常关键,要尽快消化、吸收那些关键的核心技术,来提升自己的竞争能力。

面对一汽沉重的历史包袱,竺延风在任时就开始了剥离辅业的资产结构调整。徐建一上任后,按照国有资产要退出到位,债权债务要清理到位,员工身份要转换到位,员工安置要落实到位,这样一个“四到位”原则,做了了大量的工作,目前为止我们一汽结构调整这条主线进展得不错,徐建一说。

第一个调整叫资产结构的调整,简单讲就是剥离辅业,大而全,企业办社会,这是老国企的痼疾。剥离辅业不以其是否盈利为标准,而是以与主业关系密切程度为标准。以原属一汽的风动涡轮机叶片厂家为例,虽然利润丰厚,但与主业关系不大,也被剥离了出去。

经过调整,一汽盘活了40多亿元的资产,超过50%的剥离出去的企业已经盈利,一汽集团只保留了解放中重型卡车、客车、轿车公司、夏利公司,微型车,以及一汽大众、一汽丰田,还有模具和铸造等,使一汽得以集中精力和资源,干车最重要的心脏,干发动机,干变速箱,干桥,这些都是自主开发的基本要素。

加上通过公司上市来解决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的问题,通过绩效考核来实现低成本、高效率、高速度的目标等一系列措施,一汽提高了至关重要的体系能力。

徐建一说,第二件事情,就是产权结构调整。直白说就是上市,一汽上市我们更多考虑是现代企业制度建设问题,我们从规避风险角度考虑,从对规律认识、环境的把握和自身的把握来判断,风险小一些。对于上市公司的规范,有一个适应过程,挺难的,但是有利于企业形成新的活力。比如说运动员,必须纠正动作才能跑快,专家一纠正速度却可能下降了,但是一旦习惯了新动作水平就上去了。

第三件事是产品结构调整。这个和自主创新、产品研发结合在一起做。我们一汽产品水平到底如何评价?得由用户评价,用户说好就是好,用户说不好就是不好,用户说溢价就溢价。这些年的工作也是一个打基础的工作,基础打不好将来有问题,我们一汽在这方面自身有教训的。我举一个例子,我们轻型车是后来起来的,轻型车起来那时候叫“清”兵入关,把哈轻干倒,把金杯干倒,兼并哈飞、沈阳,成都厂我们也拿过来。我们就发现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企业规模扩大了,品种多了、业务复杂了,你的管理能力跟不上。第二个问题我们发现我们研发能力跟不上,弄进来以后得给产品,把你产品分给他,原来一个人吃的饭分给两个人、三个人吃,都吃不饱……得想明天,不想明天没明天,不干明天也没明天。”

“站着跳不高,蹲着就跳高了。现在都在蹲着,都在蓄势待发,真一跳起来能量很大,跳的才高。那是高水平、高质量、全体系,这种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一汽已经摆好姿势,准备起跳了。

在北京国际车展上,人们没有看到即将量产的新车。对此,徐建一表示:今年在车展当中,我们有两件事:一个希望能够展示一下我们技术实力,关键心脏拿出来,核心技术、关键系数、总成有竞争力才能使整车有竞争力,我们认为竞争力还是核心差异;还有一件事是发表我们品牌战略规划,我们品牌内涵就是那三个词‘品质·技术·创新’。

在技术实力方面,一汽已经有了一个相当完整、在国内绝无仅有的自主发动机阵容:汽油发动机包括3缸、4缸、V6、V8、V12,采用最先进的缸内直喷技术;柴油机从3升到13升,甚至15升的柴油机也已经开发成功,采用先进的高压共轨技术。此外,一汽还拥有了开发、生产手动和手自一体变速箱、GPS等主要部件的能力。

在豪华轿车上,我们具备底盘匹配能力和整车车身的完全自主开发能力,只要拿到资源,就可以进行很好的匹配;在中级及中级以下轿车方面,一汽具备了完全自主开发能力。

谈到新能源车,徐建一说,我们在车展当中有轿车B70混合动力,B50插电式混合动力,这两款车都是完全自主的。我们混合动力轿车跟国内其他厂家不一样,是强混,节油率超过40%,综合节油率41%。还有一个特点:我们混合动力轿车突破了国际技术壁垒,我们这里是双电机驱动,有65项专利,其中38项专利是获得美国专利局授权。

今年在新能源汽车方面一汽准备投5个亿的研发,以后每年都往里面投入。今年我们小批量投入纯电动轿车和混合动力汽车,2012年我们将按照商业化运作模式配置纯电动汽车生产、营销、售后一系列服务体系。世博会我们送了5台燃料电池汽车。混合动力、纯电动、氢燃料电池车我们三条路线都在做。那里面实质上有很多是共有技术,电池、电机、控制系统。

徐建一特别强调体系能力:五十多年干了两块牌子,解放和红旗。我们把解放、红旗传承下去,留给后人的还有体系,体系是支撑品牌的。其中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今年在全集团范围内制定内控标准体系。我们都知道行业标准要高于国家标准,企业标准要高于行业标准,你企业才有竞争力,才有差异。我们的标准体系是先搭一个骨架,有几千条,制定现在要达到的标准要求,未来要达到的标准要求,最后标准要求不断提高,促进企业管理和产品水平的不断提高。

说到一汽的自主产品轿车,人们最关心的还是红旗的命运,它承载了太多的辉煌、失望、希望与梦想。

徐建一谈到一汽的品牌战略:“中国一汽”是我们集团公司品牌,公司品牌是总的品牌,公司品牌下有两个伞品牌,一个叫“中国一汽”伞品牌,一个叫“红旗”伞品牌。如同丰田公司有牛头标,还有凌志。我们伞品牌“中国一汽”跟公司品牌是一致的,另一个就是红旗。一方面一汽有造高档车的历史,历史上承认一汽有能力造高档轿车,红旗这个品牌来之不易,对企业来讲至关重要。国人期盼更高,认为一汽把红旗做起来,这是一种期盼。

对我们今天来讲,红旗在走一个复兴之路。红旗也很明确走高端道路。这个车我们是全系列考虑,也是整个产品系列考虑的,红旗大概将来是集中在商务用车,也包括类似MPV、suv这种车,即使是小一些的车型,也是高端车,但是要一步一步走。

有没有一个时间表?徐建一回答:现在第一炮我们打响是红旗检阅车,车展你看到了,确实水平比较高的。V12的发动机,非常平稳,点火的时候,我拿了五分硬币立在发动机上不会倒,运转非常平稳。国庆检阅的车,前面摄像你也可以看到也是红旗,后面也是红旗,操控、驾驶都非常好。过去老红旗有时候忽悠忽悠的,现在没有那种感觉。

现在一汽在紧锣密鼓地做,到2012年我们大概有4款红旗车可以投放到市场。含义是什么?2012年的车型现在模具已经开始动刀了,对我们来讲,光说不练也不行的。有的车是需要预热。人民对我们企盼那么高,车型能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仍然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

一汽伞品牌下面有乘用车、轿车、商用车、微型车佳宝等等,乘用车里有一汽奔腾、一汽夏利、一汽威志、一汽森雅。品牌内涵就是品质、技术、创新。我们第一个是“品质承载责任”。我们一汽追求“仁爱智信”这样一个美德,我们核心价值叫“争第一、创新业、担责任”,这是我们企业的核心价值。

本文由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全天pk10计划-pk10五码两期全天计划发布于信息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独立自己作主品牌是FAW最高攻略,FAW骨子里正是

关键词: